民俗学专家曹保明:提升长春知名度要挖掘城市典型特色街区

编辑:李雨楠    来源:中国吉林网   2018-07-13

分享

  有这样一个人,一生只做这件事,专职从事民间文化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挖掘。

  有这样一个人,从来就没有假期,30多个春节不在家过,梦想就是用双脚走遍东北。

  ……

  他是东北民俗传承路上的文化行者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吉林省文联副主席、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组组长曹保明。

  城市规划与城市文化相辅相成。作为本期“我的城市我做主 共谋长春2035”权威访谈嘉宾,曹保明从文化角度探究城市建设和城市规划的发展之路。

  曹保明接受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记者专访

  城市应该是人幸福生活的地方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城市作为人类文明活动的载体和产物,既表现为城市形象这一物质形式和由此构成的整体形态环境,又表现为一种文化现象和文化过程。在曹老师看来,您眼中的城市是什么样子?

  曹保明:“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,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。”亚里士多德这句话恰恰概括了城市和人的关系,也就是说城市是人生命集中汇聚的地方,而且城市又是人能更好地生活、各种思想交融情怀阐述表达的一个地方。那么最重要的表现就是自然、历史、人文文化,所以我觉得城市应该是人幸福生活的一个地方。

  三大特色让长春与众不同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长春市的地方文化与其他城市最大的区别是什么,我们的优势在哪里?

  曹保明:长春市和其它城市最大的不同就是历史形成不同。从历史上来看,长春并不是一个历史久远的城市,我们知道从嘉庆年间到现在也就二百多年时间,但是从建城到今天,形成的特色和别的城市截然不同。所说截然不同,是由一种特殊迁徙而形成的,我们知道城市都是由迁徙形成的,特殊的迁徙恰恰来自于中国的迁徙史。长春,大致是在清朝的顺治年间,由于清朝入主中原统一中国,东北就封禁起来了,这种封禁有两个目的,一个是保护自己,第二个就是不让中原人达到这个地方。同时为把长春同柳条边区别,所以我们会发现长春有很多独特的地名,靠边王、靠边吴、靠边孙。

  早期的农耕文化,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代表性文化,长春早期也是以农耕文化为主,但是在清朝封禁之后,特别是到了中期的道光和咸丰年间,中原由于大旱、大涝,加上人口不断地增加,土地却无以复加,于是人们就冲破了清王朝的封禁,大量的人闯过了柳条边到达了东北,长春市是第一个迁徙的城市。到了民国初年,大约有3500万中原人穿过柳条边到达东北。

  与此同时,长春还与别的城市不同的是,本身就是渔猎和农耕文化的基地,特别在伊通河边、松花江流域都是这种特色,土著民族在这里耕种。另外,由于中东铁路的修建,东北迅速沦陷,长春在1931年9月18日,成为日本人的附属地。移民的迁徙与土著民族的农耕文化和渔猎文化相结合,加之经历了殖民主义侵略铁蹄的践踏,使长春形成了自己独立的特色,即自然特色、历史特色、文化特色,这三点是别的城市不具备的。

  曹保明从文化角度探究城市建设和城市规划

  五大文化需齐头并进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雕塑、电影、冰雪、汽车、警示五大文化中,您认为能够对长春市文化提升起到核心作用和见效最快的是哪个?

  曹保明:我觉得这五大板块都重要。一个城市发展首先要给人一个幸福的指数,这五个方面都能构成人们的幸福指数,是缺一不可的。所谓的幸福感就是自然文化、历史文化和人文文化,幸福是一个综合概念。

  他建议将繁荣路地铁站改成南大营站

  必须挖掘城市特色街区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人们常说,一个城市文化需要挖掘,这方面长春还有那些工作要做?去年在长春市最繁华的桂林路商圈内建起了天津风貌街,很多市民表示,这是长春缺乏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,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?

  曹保明:确实有些文化没挖掘出来,举个例子,比如长春的瓜王沟,“瓜王沟”是长春的一个老地名,从前叫“王家窝棚”。形成了一种习俗文化,是在“长春农耕文化历史”的基础上形成的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“文化存在”。另外“九·一八”事变当天,南大营的士兵奋勇抵抗,打死士兵最多的是咱南大营,这一块还得深挖。同时,长春有必要重新梳理一下街区的名字,建议把繁荣路改成瓜王沟,繁荣路地铁站改成南大营站。一个城市没有历史性就没有文化的发展。

  在桂林路建起天津风貌街,我并不反对。其实一个城市纳入别的城市创造出的典型街区可以。但我要提醒的是,要想文化有特点,必须有自己本土的商业区,而不是拿来主义,拿来主义只是暂时解决和宣传别的城市的繁荣,却忽略了自己的繁荣、历史、传承以及文化存在。要挖掘自己城市从前有典型特色的街区,这一点长春做得不够好。

  二人转是最古老的民间艺术反映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您觉得长春市有哪些优势的民间艺术,可以成规模突出展现物理环境中的长春城市特色?

  曹保明:在长春历史当中,形成了大量有特色的的民间艺术,包括二人转、剪纸、根雕、浪木、微雕、泥塑、编织等,都是长春的民间艺术。但是从突出的民间艺术来讲,东北二人转是长春最古老的民间艺术反映。所以长春的民间艺术,应该是以二人转为代表的演唱艺术,以剪纸为代表的民间艺术,以编织和手工为代表的非物质遗产,这些是长春最重要的民间艺术代表性遗产,应该发展和挖掘的重要资源。

  曹保明认为长春新民大街应成为历史街区步行公园

  建设工业遗址公园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您认为长春市在文化建设方面存在哪些不足,应该着重在哪些方面进行提升与改善,主要抓手和途径有哪些?

  曹保明:大家到一个城市不是看高楼大厦,而是要走进这个城市,了解独特的历史。我们现在忽略了一个重要的文化遗存,那就是中东铁路,保留住长春站一带的老铁路让人参观,这是非常好的资源,但我们却没做。与此同时,还有车站的遗址(宽城区二道沟)一带,这些街区和遗址是长春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文化遗存。

  此外,我们还要抢救挖掘保护大量的工业遗址,我们知道今天的老长影、拖拉机厂,都变成了工业遗址,但是遗址都空空扔在那里,应该建成工业遗址公园。还有就是应该迅速地把伪满皇宫变成警示性遗产基地,文化广场以南辐射的伪满八大处,应该变成历史街区步行公园。这样人们可以走进文化,长春也能迅速提升自己的知名度,而不是一味地扩展建高楼大厦。

  民间团体发展要由政府推动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为促进长春市民间艺术,民间艺术团体的发展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做些什么?

  曹保明:民间艺术是群众自发形成的艺术门类,政府首先要把这些团体集中起来,到目前为止多为独立前行,没有整合也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。这就要求政府要主导这些艺术团体,先组织起来梳理分工。现在有不少民间艺术团体中的艺术家年龄已经大了,对他们的记录也是对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,这就包括艺术家的口述史。

  另外,还要传承,比如可以让民间艺术走进校园,让孩子接受我们的传统艺术。这样,长春市的民间艺术就可以有原生态和新生代。实施的过程,要由政府去主导推动前行,由专家引领。充分调动艺术家的积极性,使长春成为爱护艺术、保护艺术、传承艺术的一个城市。

  忽略了自然与文化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曹老师不知您是否注意到了这样一个现象,就是咱们长春越来越多的饭店开打怀旧风,比如一些饭店装修风格热衷“农村主题”,这背后说明了什么?

  曹保明:这股怀旧风,恰恰表明了我们的城市过去忽略了自然文化,城市是自然和生活的结合,城市是农业和工业的结合。怀旧是什么?那是怀念自然的生态,生态包括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,现在一些饭店里出现了老报纸、老物件、老唱片,大家在吃饭的同时,感受曾经逝去的岁月和记忆。眼下还有不少人养花种草,实际上就是渴望回归田园,一个城市真正的幸福,来自与人们的天人合一。作为城市管理者,首先要认识自己城市的特点,要保留什么、要摒弃什么、要继承什么、要改造什么、要建设什么?不是打造而是构建。

  很多长春人并不了解长春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作为吉林省著名文化学者、民俗学专家,您几十年来一直致力于抢救挖掘东北民族民间文化遗产,近期工作有何打算?

  曹保明:我正在全面思考,如何让大家更爱我们的城市。爱我们的城市,首先要对城市自然和历史特色进行宣传,现在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的城市。虽然生活在长春市,但如果让他回答长春是什么,为啥叫长春?很多人并不知道,也就是说,还没有了解我们的城市,长春是一本书,我们要认真地读。

  为了让大家读懂长春这本书,我正在写《我是东北的孩子》这部书,这部书当中,我将从故事、歌谣、谚语、成语当中通过孩子的口吻来讲述我是东北的孩子,长春的孩子。这部书将分5部,结合东北和长春的自然和历史,一件一件地讲起,诉说城市,这部书已经列入吉林省全民阅读丛书计划,进而使我们的地域文化、城市文化进入孩子的头脑,进入到校园。

  城市规划群众要认同

  中国吉林网、吉刻APP:城市总体规划需要广泛征集市民建议,对解决制约城市科学发展的突出矛盾和深层次问题有着重要的意义,在这方面想听听您的意见?

  曹保明:我们除了找具有代表性的市民之外,一定还要找专家,那么这个专家当然包括自然、建筑、历史、文化等领域专家,也包括企业家。大家讨论方案之后,要经过专家的把关,政府要主导,群众要认同,上述内容的结合,是合理规划非常关键的一个步骤。

便民服务
友情链接
   人民网    新华网    新华网吉林分网    央广网    央广网吉林频道    中国广播